欢迎访问咸丰县中医医院官网

杨柳沟里故事多~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20190918_165348_031.jpg


杨柳妩媚婀娜,摇曳多姿,历来为文人墨客所青睐,千百年来它寄托了几多相思离愁,又承载了几多羁旅情怀。


然而,当这种情意绵长的树木与咸丰的山水沟壑一结合,立刻多了一份平实拙朴的烟火气息。


8月21日,咸丰县中医医院“中医中药村村行”走进这个诗意与生活交织的村庄——高乐山镇杨柳沟村。


20190918_165348_032.jpg


照例,我们和“村村行”大篷车还是清晨出发,到达杨柳沟村时,整个村庄还笼罩在薄薄的晨雾中,仿佛仍在静谧中沉睡。


20190918_165348_033.jpg


不一会儿,朝阳越过山头,透过云层洒下金光。村委会门前的田地里,卧着一堆堆金灿灿的萌瓜;从一垄垄菜地和一片片稻田边路过,仿佛能听到来自土地深处的自豪和欢喜。

20190918_165348_034.jpg


小路上,乡亲们陆续赶来,带着乡音的问候,让世间顿时变得生动而鲜活。


20190918_165348_035.jpg


同事们很快被乡亲们围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20190918_165348_036.jpg


阳光就是无处不在的阅片灯,看龚天义主任的阅片“五连拍”!


20190918_165348_037.jpg


高乐山镇卫生院的乾敏医生,每次义诊都有她,不管多忙、多累、多热,她对乡亲们永远充满温柔和耐心。


20190918_165348_038.jpg


年轻的赵苑博医师,幽默风趣,常常逗得老人家哈哈大笑~

20190918_165348_039.jpg


这位是杨柳沟村的健康守护人——村医陈泽恩

20190918_165348_040.jpg


听村民说,陈医生的儿子陈斌今天也在帮忙,我见现场有位小哥哥面生,估计是他,便对着他一顿猛拍。


20190918_165348_041.jpg


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是陈斌的朋友武林,听说村里义诊,主动过来帮忙。小编经过艰难的寻找和确认,终于在这张照片的角落里找到陈斌模糊的身影。

20190918_165348_042.jpg


陈斌循着父亲的足迹走上了行医之旅,现在是白地坪村的村医。“村村行”中,我们见到很多村医父子档、父女档、夫妻档,他们互相理解、互相扶持,默默守护村民们的健康,千千万万个他们,是“健康中国”建设最坚实的地基。


这个地方小地名叫“桥头上”,碧绿的稻田和蔚蓝的天空之间,是洒满阳光的青山和房屋,平静而耀眼,犹如一幅山水画卷。


20190918_165348_043.jpg


村民杨耀恩大叔见我拿着相机,提醒我拍下这一簇房子,他介绍道:那一栋吊脚楼建于清朝同治年间,距今已有150多年的历史;正面那栋黑瓦白墙、土木结构的平房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所建,也就是他的家;而后面那几栋小楼正是近几年建起来的。

20190918_165348_044.jpg


这些来自不同年代的房屋交融共生,犹如山乡巨变的体验者和记录者,向我们无声的讲述着咸丰历史的更替、风物的变迁和生活的改变。


稻田的另一端,两棵大板栗树郁郁葱葱。清末明初,那里曾居住着一户姓蒋的人家,家里有一独子,名叫蒋祥镒。


20190918_165348_045.jpg


蒋祥镒的母亲非常纵容溺爱孩子,甚至把孩子的粗暴无礼当聪明伶俐,据说“赶场”回来带的粑粑,也要儿子出口骂了她才喜滋滋地给他吃。


成年后,蒋祥镒无法无天,对父母也是动辄打骂甚至拳脚相向,更不用说孝敬了。一天吃饭时,蒋祥镒又因一点小事对母亲大打出手,蒋母一气之下跑到“团总”那里告状,“团总”一听,火冒三丈:“这等忤逆不孝的人,断不能容,坚决镇压!”于是下令,把蒋祥镒就地枪毙了!


当天正值清明,蒋姓族人正在开家族会,听闻此事,虽觉孩子忤逆不孝,却实该死,却也可怜他年纪轻轻就命陨枪下,于是族间一百来人将他就地掩埋,并立了一方小小的墓碑。


在杨耀恩大叔的指引下,我在板栗树下的荒草丛中找到了那个荒冢和墓碑。由于年代久远,坟茔已看不出轮廓,墓碑上“蒋祥镒之墓”“清明节百人立”字样依稀可辨,另一些字已完全模糊。


20190918_165348_046.jpg

身为人母,这段往事让我感慨不已。其实,那片土地下埋葬的何只一个年轻的生命呢,还有一位母亲悔恨和破碎的心啊!


时光荏苒,忽忽百年。今天看来,这样的事让人有些难以理解——蒋祥镒固然可恶,却还罪不至死。其实,在我国古代,“百善孝为先”,把“孝道”作为国家和社会安定的基础,并将“不孝罪”列为“十恶”范畴,处罚非常严厉。


在法治社会的今天,这一方小小的墓碑可以作为一个反面教材,给造就“熊孩子”的“熊父母”们一个警醒。就像杨大叔所说:世上只有两件东西“痛人心”———只有钱米“痛人心”,只有儿女“痛人心”。但是,惯子如杀子,母亲的溺爱直接造成了蒋祥镒的悲剧。

20190918_165348_047.jpg


杨大叔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大儿子重庆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现在是涪陵中心医院泌尿外科医生,小儿子毕业于广西科技大学,在深圳创维集团工作。他虽然没有读过很多书,却尽最大的努力给了孩子最好的教育,教给孩子们最质朴的人生道理。


太阳很快升高,发挥出它在盛夏时节应有的热度,河边的杨柳热得打起了卷儿,田野里升腾起一股热腾腾的生命之力。


这里是华中农学院、州农科院的科研基地,是武汉硒乡源鲜蔬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巡山日记”的合作基地,是恩施市嘉英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研学实践基地和校园放心蔬菜基地。

20190918_165348_049.jpg


2018年,杨柳沟村与福建蓉中村、江苏善港村签订友好村扶贫共建协议,成立了以生产辣椒风味小吃为主的湖北蓉杨食品有限公司。


20190918_165348_051.jpg


但是,因为企业规模小,知名度不高,还需要社会更多的关注和扶持。如有需要或合作意向,请联系他们 ↓ ↓ ↓

71a79b40-c64a-11e9-bb4f-3b2b2307470e.jpg


附上食品安全证书 ↓ ↓ ↓


20190918_165348_052.jpg


老人们健康,孩子们欢笑,这就是最美的盛世。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远方的游子,杨柳沟越来越美,越来越好,2019已过大半,你是否已在期盼归乡的旅程,计划回家的行囊?


20190918_165348_053.jpg


2019年8月21日—8月23日,"中医中药村村行"义诊766人次,其中针灸44人次、理疗42人次、火罐11人次、艾灸11次、验方192人次、B超285人次,心电图192人次。


QQ截图20190918160406.jpg

"中医中药村村行",感动常在~


关注咸丰县中医院